西南影院

月光里的秋色

   月光如水的夜,是那么静宜柔美。喜欢在这样的月下漫步,当那微风吹过,轻拂着脸庞,飘动着衣衫。那风又仿佛吹柔了心灵,带来无尽的甜密与温柔。桂花在风中轻轻摇摆,送来丝丝淡雅清香,馥幽着呼吸,充溢着心房,令人不由自主微闭上眼,静静感受这醉人的时刻。秋天的叶,带走了春季的“绿”,带走了夏季的“壳


”,带来了一段满天飞舞的动人场面。每一片落叶都是一个生命的结束,同时又是另一个生命的开始。落叶在风中尽情地舞动着婀娜的身姿,时而偏偏下落,时而转圈,时而随风而行,身披黄衫的它们,此时是在以最优美的舞姿向大树告别。感谢大树母亲的养育之恩。秋天的叶铺满了世界各个角落,一走过,犹如在弹奏着动听的钢琴曲,此起彼伏。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气势,“余音绕梁三日”之美感。   天上,月缺又圆,圆了又缺;地上,缘生万物,悲欢离合。消瘦的黄昏,憔悴的冰轮,点点相思,若似众生。凝望着这美好的天色。一对小白鹅侧着脑袋欣赏自己映在水里的影子。山谷里枫树的叶子,不知是否喝了过量的酒,红的像一团火似的。村前村后的稻子,低着头弯着腰,在秋风中默默地等待着人们去收割,半空中,排着“人”字形的雁群,高兴的唱着歌,告别人们,向天边慢慢飞去。秋天来临了,天空像一块覆盖大地的蓝宝石。秋天是香甜的,果园里果子熟了,苹果像小姑娘害羞的脸,香蕉全身金灿灿的,像一个初五初六的月亮,梨子呢,也是黄澄澄的,大概也是喜欢黄色罢了。葡萄紫檀檀的,像有个个紫色的小气球……大家你挤我挤,都准备让人们去摘呢!   看哪:月亮渐渐升高,她身着白色的纱衣,娴静而安详,温柔而大方。她那银盘似的脸透过柳梢,留下温和的笑容。 月亮就像一个含羞的少女,一会儿躲进云间,一会儿又撩开面纱,露出娇容,整个世界都被月色浸成了梦幻般的银灰色。秋天的季节就是这样,处暑一到,就有了秋意。 秋意在一个多雾的黎明溜来,到了炎热的下午便不见踪影。它踮起脚尖掠过树顶,染红几片叶子,然后乘着一簇飞掠过山谷离开。秋天,那永远是蓝湛湛的天空,会突然翻脸而露出险恶的颜色,热带台风夹着密云暴雨,洪水潜流着,复苏的田野又泛起点点苍苍的颜色。然而,台风暴雨一闪而过,强烈的气流依然抖动着耀眼的波光。这时,只有北来的候鸟知道这张温暖的床眠,那飞翔的天鹅、鸿雁和野鸭,就像一片阴深的云朵,使这儿显得更苍郁了。   月光给大地披上了一件金黄色的新衣,枯黄的扬树叶和鲜艳的枫叶飘落下来,好象是几只彩色的蝴蝶在空中飞舞。虽然处暑降临,可松树还是披着着碧绿碧绿的盛装,显得更加苍翠。花园里,菊花争芳斗艳,红的如火,粉的似霞,白的像雪,美不胜收。柿子树上的叶子全都落了,可黄澄澄的柿子还挂在指头,像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橘黄灯笼,红通通的海棠把树枝都压弯了。你瞧,那树上的叶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尽情摆弄他妖娆的舞姿,为春,夏,秋做个总结,像是一只棕色的蝴蝶飞向大地,安祥地卧在大地的怀中,没有遗憾,没有感伤。   当微风轻轻吹拂着树梢,叶子潇潇洒洒地舞动着,好似一张张寄语,似乎在告知:一切都过去了,它带走了眼泪,留下了美丽。落红不是无情物,


化作春泥更护花”秋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叶子逐渐变得金黄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落下来的枫叶像翩翩起舞的少女一样婀娜多姿,在林中舞弄着那苗条的身材,像早晨的太阳,散发出光和热,像一团团火一样燃烧,温暖着整个秋天。树儿正在脱去岁月痕迹,也想就此穿上新的衣裳,为告别过去,迎接美好明天,而这些美丽的叶子,将化作春泥,让生命更加光彩。   美啊,月光里的秋色,就像法国作家莫泊桑在《一个诺曼底人》中把秋天的金色比作仿佛是日光融成了点滴从天上落到了茂密的树丛里一样,惟妙惟肖。

评论